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司法单位的美女上司
司法单位的美女上司

司法单位的美女上司

我不知道其他人对性吸引力的定义是什么?什么情境下会特别兴奋?

  但我觉得反差感是很特别的元素,所以制服僻其来有自。

  清纯的学生、温柔的护士、严厉的老师,上了床会是怎样呢?

  以上是多余的小前言,也是我从懵懂的小屁孩时期就开始摸索出自己喜欢的性的类型的逻辑推演过程。直到现在,出了社会工作了,有了实践的机会。

  我是在司法单位工作(不方便讲太详细),

  刚报到的那一天第一眼看到我的上司,是个戴着无框GUCCI眼镜,素颜、头发及肩、大眼睛、穿着贴身毛衣、牛仔裙、靴子,身高约160-163/体重目测53左右/上围应该D以上身上有淡淡白麝香乳液味的....算轻熟女吧,那时目测约31、32岁。

  她是那种酷酷的女生,前几次互动我们互相都很客气,后来稍微熟一点之后,发现她其实是那种讲话很贱、很会亏的女生,慢慢的每天的相处变的像在跟她斗智,比谁能完美的亏到对方哑口无言。

  相处中也侧面得知,她有个交往4、5年的男朋友,也跟男朋友同居了,男朋友在做设计师,感情稳定,也论及婚嫁了。

  而上司加上司法单位质味的严肃形象,让我疯狂的为她着迷,每天或许公事有任何一点点小小的疑问,都会跑去找她讨论,不知道她是不是有发现其实我只是想增加跟她互动机会的企图,她总是很明确、精准的解决了我的疑问之后,便似笑非笑得看着我,问我:「还有什么事吗?」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想示弱装腼腆讨好的,总是会故作支支吾吾的模样,她就会摆出一种胜利优越的表情。

  到了后期我也会试探性的,刺探一下她的底线,比如说有时请假没先跟她讲,她隔天就会说昨天怎么没看到人阿?

  我就会挑眉回说,你想我喔?

  她也如我预期的回应以嗤之以鼻的不屑。

  就这样,我们的感情一直在一定的框架内发展着,直到,有一天她要值班,不知道要值到几点,

  我那天也在办公室加班,其实心里有些小小的期待,因为平常她下班总是匆忙的赶着回家,

  如果难得有机会能在晚上跟她相处,会比较有「工作外」的感觉,所以我边意兴阑珊的打着键盘,边注意着她的值班状况。

  终于,在22点30分左右,确定不会再送人犯进来了,我抓好时间,在她离开时必经的中庭闲晃,制造巧遇,「咦,你怎么还在这?」

  「加班阿!」

  「屁啦,我给你的工作量你哪需要加班?」

  「...对啦!我是在等你值班啦」

  「等我值班干嘛?」

  「担心你的安危阿~怕你被犯人攻击!」

  「犯人攻击我会有法警啊!」

  「我想你嘛!可以吗?」

  「嗤...」

  「你会不会饿?要不要吃东西?」

  「吃什么?」

  「串烧阿,你之前不是吵着要吃串烧?但平常白天哪有串烧可以吃?」「好阿!」

  她竟然答应了!我简直不敢相信。

  这段单向的暗恋我执着了这么久,我从没想过我竟然有机会可以跟她在这么晚时的,还可以有机会独处。

  看到我的摩托车她笑了,她说他很久没坐摩托车了,跨上我的后座时,动作的确有点僵硬生疏,我们她的D杯中隔着她的COACH包,毕竟是熟女上司,我也不敢造肆,规规矩矩的龟速骑到串烧店。

  我问她要不要喝啤酒,一开始被她拒绝了,她说等一下还要开车回家,这家串烧店算中高价位,店里有进平常比较少见的日本的惠比寿啤酒,我先点了一瓶,倒了一杯,大喝一口后发出夸张的欧吉桑招牌配音「哈~~~~」「好好喝喔!你真的不喝看看吗」

  「啤酒就不都一样?」

  「不一样喔!当然不一样!就跟包包一样,不然你干嘛多花钱买COACH包?」她白了我一眼

  「好啦!帮我倒一杯!」

  我心里窃喜,想不到今天不但到这么晚了还可以独处,竟然还一起喝酒了!

  「怎样?好喝吧?」

  「好像真的是跟台啤有那么一丁点的不一样」

  「就像你的COACH包跟一般布包比起来只是多了很多不规则的C一样吗?」这次不但被白眼了,手臂还被揍了一下,原来被粉拳打就是这个意思,我心里觉得又跟她亲近了一点。

  当然一杯不只是一杯,好喝的惠比寿啤酒,我们2人一杯接着一杯,她的皮肤本来就白,很快的脸就红通通了,我有趁着她有醉意时,我们我拿员工证出来就说我,她男朋友人很老实,但是生活上就比较没有情趣,还有就是她爸妈一直觉得她男朋友只是小设计师,跟她社会地位不搭,所以迟迟无法结婚等等。

  惠比寿的空瓶来到了4瓶,她喝了约1瓶半,我喝了两瓶半,我们并肩而坐,手臂不时会不小心碰到,她微醺着傻笑着,心情好像很好,「有吃饱吗?」

  「有~」

  「你要回家了吗?」

  「好累喔!今天不要回家!」

  「那你要住哪里?」

  「我~不知道!」

  「你要住我家吗?我可以睡地上?」

  「你要这么可怜喔?

  好吧!那我就让你可怜一下吧!

  想必你对我这姊姊应该也是没什么兴趣吧?」

  「不会啊,我很有兴趣喔!」

  「嗤...」

  我鼓起勇气的调情试探,又被她不屑的嗤声给化解了,不过这仍不掩我今天大超进度的满腹喜悦...

  「要坐出租车吗?我骑车怕酒测不会过!」

  「有我在你还怕被临检吗?他敢拦我们我拿员工证出来就说我们在赶着办案,他们应该不敢担这个责任吧?!」

  「我们身上都有酒味耶,说赶着办案不如说赶着办事比较有说服力~」「小弟弟,反应很快喔,不要只是嘴巴厉害喔!」她这是什么意思,我一时想不到更好的回应,就默默发车出发了,她喝醉后,跳上车倒是比一开始敏捷很多,也贴我贴的比较紧,「出发吧!去参观你这小弟弟的房间!」

  我心里想着,要是她是说参观我的小弟弟那该有多好。

  一路通顺,没遇到临检,也没机会回答我们是办案还是办事,回到了我家她一进门就说,想不到你还满爱干净的,也东看看西看看了一下。

  「你要洗澡吗?」

  「不用,我身体冰清玉洁」

  我刻意忽略她的微醺幽默,故作冷静的回答

  「喔,那我去洗澡」

  其实心里有点紧张,到底今天晚上清不清新呢?我心里盘算着。

  洗好澡刻意没把头发吹很干,听说男生头发8分干时最性感,出来看到她轻松的趴在我床上,仍穿着外出服。

  「要不要穿我的衣服等一下比较好睡?」

  「你的衣服我能穿吗?」

  「应该可以吧!你这么壮!」

  我又被揍了一下,这次在家里很放松,这样的肢体碰触害我差点勃起,我挑了比较合身的T跟短裤给她换,

  她换好出来之后,我看的都呆了,真的不用什么性感内衣,看着梦寐以求的娇娇女上司穿着自己的衣服,即将在家里过夜,整个觉得非常不真实。

  快要有SEX点了,各位再忍耐一下!!

  我把床整理好,也故意把我要睡的地板弄得很简陋,巧拼当床垫、娃娃当枕头、浴巾当棉被,安排妥当。

  装绅士开始。

  「可以睡了,你快休息吧!今天值班值那么晚,应该很累吧!」「嗯..」

  她爬进我床上被窝,我也绅士的爬进巧拼上的浴巾,安静的等待睡着或等待奇迹。

  我想大家都可以想象,此时真的安静到靠北,

  可以很清楚的听见互相的呼吸声。

  她终于开口了,

  「你刚刚吃串烧时,说对我有兴趣是真的吗?」「嗯阿..」

  「哪种兴趣?」

  干,怎么突然就来这套,我没准备好告白稿阿!

  只好鼓起勇气冲了!

  「我一直很喜欢你阿!想把你抱的很紧很紧那种兴趣!」「那你怎么还躺在下面?」

  我马上从巧拼上弹起,从浴巾中窜出,跳到床上,却急速放慢动作,温柔的抱着她。

  「这样有很紧吗?」她问

  我又抱了更紧了一点。

  「你不会觉得我比你大很多吗?」

  「不会」

  「那你想要我吗?」

  「想。」

  几乎跟我的回答同时,她的手摸到了我的分身上,「唷~小弟弟的小弟弟有点硬喔!」

  「因为你对我来说,是最性感的。」

  沈默了约3秒的时间,我亲亲的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两下、三下,她终于忍不住了,我们热情的接着吻,吸吮着对方的舌头,她开始微微的喘着气,我掀起她的衣服,从脖子、锁骨一路往下亲下去,在胸部停留时,先用舌尖在鲁晕上慢慢的打绕,就是不碰触乳头,在突然的舔乳头一下,她的娇喘已变成具体的呻吟,「嗯嗯...啊啊...」

  我继续往下进攻着,手也把她裤子内裤脱个精光,手一摸,早已泛滥,我用手指轻轻的挑逗她的阴核,

  她也用言语回应着我

  「啊啊...好舒服、好舒服」

  我舔到肚脐想继续往下舔时,

  「不行啦,没洗澡,脏脏!」

  想到平常傲娇的她,现在有点撒娇的跟我说着这些,真的像作梦一般。

  「那我有洗澡,没有脏脏,你要怎么奖励我?」「小弟弟头脑动很快嘛!」

  便把嘴凑过来,仔细的舔、含着我的分身,

  「要戴套吗?」

  「不用,反正有现成的爸爸」

  「你好坏。你好会舔...」

  「想插我了吗?」

  「想。」

  我用正常位,顺利的滑近了她的身体,要不是她非常湿的话,其实她非常紧,刚开始包皮还有被小拉扯一下,几下活塞运动后,终于整枝男根都沾满了她的爱液,抽插开始有了节奏,我一开始先晚慢规律的差着梦寐以求的熟女上司,她只是发出温和的闷哼~

  「嗯嗯...」

  「要不要我插深一点?」

  「想...啊啊...」

  「你好色...」

  「是..因为你阿...啊啊啊...再深一点...啊啊....好大」「喜不喜欢?」

  「喜...喜欢...」

  「喜欢什么?」

  「喜欢你....插...插...我...啊啊啊啊」

  「要不要再快一点?」

  「要...要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好大...」我把她翻过身来,从后面重新进入她,彷佛顶到她最敏感的地方,她忘情着用最淫荡的话语呻吟着

  「喔喔啊啊啊...老公....你好棒...」

  「你叫我什么?」

  「老...公....好大...好舒服啊...阿啊啊」

  看着平常有距离感的上司,现在忘情的在眼前用淫荡的话语嘶喊着,我的身心同时得到了性的满足,很快便感觉快要射了,「老婆,我快要射了...」

  「老...公...还...不可以...不准...你射..」「老婆..你好仅好湿...我忍不住了啦」

  「我快到了..快..到...了...快...到到到了...」我感觉到她一阵抽蓄,顺势拔了出来,射在她屁股上。

  瞬间只剩下我们的喘息...

  良久...

  「你干嘛拔出来,小孬种!」

  她又恢复了往日的剽悍。

  「我去拿毛巾帮你擦」

  「快去啊!黏死了!乱射一通!」

  我简单帮我们都擦拭完后,裸体着抱着也裸体的她。

  「我好爱你」

  「我知道。」

  或许我们都累了、都醉了、也都满足了,

  马上就沈沈睡去,隔天虽一起去上班,却也故意先后进入单位,之后工作又回覆以往的斗嘴,

  暧昧也归零,我们没有再做过,

  这是一种默契吧,静止于完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