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番外一:爱丽丝BE(中篇))【作者:2473530790】
【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番外一:爱丽丝BE(中篇))【作者:2473530790】
字数:1464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中篇

  「唔哈……唔嗯……」无力的呻吟声徘徊在这个房间之中,充斥着淫靡的气息,不断飘荡在空气之中的滋滋水声和噗嗤的肉体撞击声,也足以让听到的正常人感到脸红不已。

  而发出这一声响的主要人员正是结野川,现在的他双手双脚上的锁链已经被解开,只不过相对着他的脖颈上套上了坚固的铁质项圈,长长的银色的锁链连接在墙壁上,让他根本没有任何可以逃跑的机会。

  现在的他趴伏在他的身下和他发生关系的是侍奉部的部长新见友惠,主动的承受着他下体的撞击,随着身体摆动,那对发育良好的淑乳也来回摆动着,现在她的脸上也充斥着强烈欢愉的表情,嘴中不停的吐露着兴奋快乐的呻吟声。
  这样的状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从璃茉在爱丽丝的唆使下失身在结野川身上之后,其他侍奉部的女生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面,都由爱丽丝的命令下,主动和着结野川发生关系,就在被束缚在旁边的柚子身边,不断的发生最为亲密的性关系,如果不是每天都进行排气清洁的话,整个房间早就充斥着浓郁的荷尔蒙气息。
  而结野川也从一开始的反抗,到后面慢慢变得麻木起来,作为男生却无法逃脱这种最糟糕的地方,再加上那不断发出的呻吟声以及除了睡觉之外不停息的快感,让他已经慢慢的无法正常思考起来,精神饱受着折磨,如果不是在他内心深处还存在着一丝希望的话,说不定他早就成为没有自己意识的行尸走肉了吧。
  只不过就算是如此,他也不再作出任何反抗的行为来,一开始只是被动着承受着那些侍奉部女生身体的侍奉,到最后也机械式的配合着爱丽丝的命令,主动侵犯着那些女生,如同性欲的机器一般,麻木而又无力。

  「唔……」在一声低吼声之下,结野川的身体抽搐了一下,下体内的精液也尽情的喷发到友惠的身体内部,充斥着她的阴道和子宫,多余的部分则是缓缓的从小穴之中溢出,流出体内。而友惠本人则是也是双眼泛白,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发出淫靡的声响的嘴巴大大开合着,犹如现在她的小穴一样,口水不断从中流出,在结野川那炽热的精液冲击下,完全的酥软在地上,就像是失去了意识一般,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

  将自己的下体从友惠的身体内部拔出来,那被堵在里面的精液和爱液也尽情的扩散出来,挥散在空气之中,让房间的温度加高了几分。只不过对于这一切,结野川也没有兴趣去关注,他有些茫然的将目光在房间之中扫视一下,看向依旧被锁在旁边的柚子,同结野川一样,那些繁琐的束缚也全部被放掉,只留下脖颈上项圈的束缚,全身赤裸着没有穿任何的衣物。

  似乎是注意到结野川看向自己的目光,柚子马上双手双脚如同母狗一般爬到结野川的身边,低下自己的脑袋,将结野川那半是酥软的下体含入到自己的嘴中,用着自己的舌头和唾液,帮助他清理着下体的狼藉,毫不犹豫的将上面的精液和爱液全部卷入到自己的口腔之中,伴随着咕噜咕噜的声音,完全吞咽到自己的喉咙之中。

  看着这样模样的柚子,即使是已经有些麻木的结野川眼中还是不由的闪过了悲伤的神色。之前一直劝导着自己,安慰着自己,让自己坚持下去的柚子,却反而比自己更早的堕落了下去,仿佛就像是完全放弃了希望一般,单纯着的把自己当做了爱丽丝所养的一条母狗一样,尊严理智都被彻底的摧毁的一干二净。
  只不过结野川也明白这一切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被她牺牲身体所拯救出来的璃茉依旧丧失了自己最为重要的东西,一直一来作为保护对方而努力的其中一个目标彻底的变成了南柯一梦,彻底的粉碎了她内心之中的希望,而之后璃茉在苏醒过来之后在明白自己失败以后,也彻底的成为爱丽丝手中的玩物,随她支配,光是看着这样的璃茉,柚子的内心也彻底的崩溃掉。再加上结野川和那些侍奉部女生交合的地方就在她的旁边,每天不断的听着那勾起人性欲的声音下,理智崩溃的她也彻彻底底的成为了现在这幅模样,悲哀的让人无法直视。

  结野川抬起目光看向正前方坐在椅子上,仿佛像是在欣赏着房间之中画面的爱丽丝,语气平淡的开口说道:「爱丽丝,这样你应该满足了吧……事情完全都如同你所想的那样发展……」

  「呼呼,这称不上满足不满足,应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毕竟我可是最为高贵又智慧的爱丽丝大小姐哦~ 」爱丽丝嘴角翘起,带着这充斥着戏谑的笑容对着结野川开口说道。

  「就算是这么说……难道说爱丽丝你已经忘记了你之前想要惩罚的人可是我……这样不断的将女生推给我……让我发生关系……对于男生来说,还是称不上惩罚的事情……」结野川低垂着脑袋,像是在闪躲着对方的笑容一样,低声的继续说道。

  「对于其他男生来说,或许这的确是最大的赏赐,或者说是一直内心之中渴求的事情一般。」爱丽丝轻笑着说道,「但是我可是明白,这对于川你来说,是绝对的惩罚~ 」

  结野川尽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平静,但是却依然忍不住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就如同对方所说的那样,即使是遵从着本能的身体是感到了愉悦,但是他的内心是痛苦无比的,现在的自己向着对方屈服一般的行为,也只是因为内心深处的疼痛痛的他精神麻木了起来而已,一回想起这些女生的遭遇,以及支持着自己的柚子所堕落下去的模样,他的身体就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了。所以这几天他一直渴求着爱丽丝的惩罚,并非是抖M的行为,而是想要通过惩罚自己,来获得安慰,也同样是作为对她们造成伤害的弥补。

  看到结野川现在这幅模样,爱丽丝的脸上就再次露出由衷的满足的笑容,在结野川情绪越发低沉下去的时候,突然重新开口说道:「不过这几天看着川你这样的模样,也已经享受的差不多了~ 而且川你现在的身份也是属于我的玩物,一直看着的话,作为主人实在是太不尽责了呢~ 」

  说完这番话语之后,爱丽丝也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向着结野川的方向走去,而原本站在她身边的安娜和安妮两人则是相互对视了一眼,继续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模样,守候着爱丽丝本人。

  在走到结野川身边之后,看着还在欢快的舔舐着结野川下体的柚子,她毫不留情的用手抓起她的头发,向上拉扯起来,随手将她的身体推倒旁边去,看着对方发出痛苦的声音,带着嘲讽和不屑的笑容说道:「柚子学姐,你这条贱狗现在就在旁边乖乖看着就行了,等到需要你的时候再给我爬过来。」

  说完这一切之后,爱丽丝重新将目光看向结野川,伸出自己的右手,挑起他的下巴,让他低垂着脑袋正面面对着自己,轻笑着说道:「川,你看作为主人我亲自来好好调教你,你不更感到开心起来,比方说一些欢迎的话一类的~ 」
  「……」结野川保持着沉默,没有回答她的话语,精神饱受折磨的他现在也是处于自暴自弃的状态之中,再加上每天都在不断的做爱,现在他也真的没有什么多余的力气,而且他也不怕自己的态度惹恼爱丽丝,毕竟被对方狠狠的惩罚,也算是一种解脱。

  看着结野川这幅不回答的样子,爱丽丝倒是也没有直接生气,而是将目光看向他的下身,带着挪揄的笑容说道:「川,怎么不开口说话,有这么没精神吗?倒是你的下体可是还昂首挺立充满精神呢~ 」

  说完这番话之后,她也如同感叹一般继续说道:「不愧是川呢,这么多年过去了,比起十年前的时候,你的下体可是发育的异常良好,明明是发泄了这么多次,却还是轻易重新挺立起来,不知道有没有小时候我促进你发育的功劳呢~ 」
  「唔……」爱丽丝的话语还是让结野川情不自禁的回想起当初自己懵懂无知的时候被爱丽丝诱骗的画面,轻咬着下唇,不过依旧没有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事到如今,他也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再感到害羞,麻木的精神已经让他整个人都颓废下去一般。

  爱丽丝则是看着结野川的反应,歪了歪自己的脑袋,露出有些可爱的表情来,只不过这样的她却不会让在场的人感到一丝一毫的可爱之意,她也自顾自的开口说了下去:「作为一名非常开明大方的贵族大小姐,既然自己的玩物处于这么兴奋的状态,不好好满足一下的确不太好呢~ 只不过,川,你的下体上面沾满了这些母猪的爱液和口水,脏的我都不想触碰呢~ 这该怎么办好呢~ 」

  对方拖长了的尾音,就像是带着意味深长的意思,但是结野川也不想去猜测她的深意是什么,如同木偶一般任由她摆布着。

  即使是结野川作出这样的反应,爱丽丝依旧没有一丝一毫尴尬的样子,反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好办法一样,有些夸张做作的双手一合掌说道:「对了对了,既然不想用手来碰,用脚就行了,就像是这样~ 」

  在说完这番话语的同时,爱丽丝就带着这样的笑容,毫不留情的抬起自己的右脚,重重的猜到了结野川的下体上面。

  「唔……」脆弱的下体被对方这么用力的踩踏下去,不同于过去星野未咲那种力度,结野川的嘴中不由自主的发出了痛苦的声音,整个身体蜷缩了一下,紧紧并拢着双腿,极力的忍受着痛苦。

  对于结野川的反应,爱丽丝反而越发的兴奋起来,不仅没有拿开自己的脚,反而继续保持着踩踏上面的举动,并且用着自己的鞋底在上面来回碾动了几下,带着开心的语气说道:「川,你总算是有反应了~ 果然是我的体谅让你感到开心起来呢~ 不过不用感谢我,作为主人的我会好好的满足你~ 」

  结野川根本不会开心起来,现在的他有着的只是这强烈无比的痛苦感觉,原本下体作为男生重要的部位就非常的脆弱,而爱丽丝现在又没有脱掉鞋子,那坚硬无比的鞋底伴随着她的动作而在他的下体部位来回的碾动摩擦着,粗糙的摩擦力只让他感受到一阵阵吃痛,甚至怀疑会不会在她这粗暴的动作下磨破皮。
  结野川的痛呼声清晰的传达到爱丽丝的耳朵之中,爱丽丝脸上的笑容也因此越发灿烂起来,一边不停止自己脚上的动作,一边的用着自己的手指在结野川的脸蛋上细细的摩挲着,吐露着甜美的声音:「呼~ 感到川这么快乐的模样,我也越发的感到满足起来,感觉自己的下身都有些湿润起来了呢~ 呼呼~ 刚才不小心兴奋的说出了那样不符合贵族大小姐的话语起来,不过既然是在川的面前就无所谓了,毕竟我可是那么喜欢着川~ 那么爱着的川呢~ 」

  对方现在吐露出的话语只让结野川感到她越发的变得扭曲起来,只是他也没有那么功夫去考虑对方的事情,下身处的疼痛感就不断的将他的精神拉走,越发的衰弱起来。不过这些并非是最痛苦的事情,最让他感到耻辱难堪的是,在这份痛苦之下,自己的下体非但没有变软,反而有着越发坚硬的感觉,简直就像是对方所说的那样因此而感到兴奋一般。

  逃避这样耻辱的念头,躲避着身体内部的痛苦,结野川也终于开口说道:「唔……爱丽丝……快停下来……」

  「是因为太过快乐而感到害羞吗?」爱丽丝肆意的曲解着结野川话语的含义,没有停止自己脚上的动作,笑着说道,「不用感到害羞~ 尽情的将川你最真实的一面表露出来吧~ 就算川你怎么样的变态,作为最爱着你的女生,都不会讨厌你的哦~ 」

  「才不是这样……」结野川咬着牙,紧缩着身体说道,「我才没有感到快乐……只有痛苦……只有疼痛……所以快放开我吧……唔……」

  「真的是这样吗?」爱丽丝用着这居高临下的表情看着他,脸上充斥着戏谑的笑意,「川,我可是最明白你的人,我可是最了解你的人~ 在十年前的时候,我就了解你的一切~ 你那最原始的本性~ 你可是最为空洞也是最为纯粹的人~ 」

  「你在说什么……快放开我……唔……」

                 不

  顾着结野川痛苦的声音,爱丽丝继续说了下去:「过去的你一直遵守着你父亲的教诲,现在的你一直遵守着我的话语。川,你根本没有任何的主见,任何的目标,任何的梦想,完全靠着外界他人来填充,所以你既空洞又纯粹,容易被人诱导,容易被人威胁。你的温柔我想是完全在模仿着你的父亲,在你父亲死后,出于愧疚出于痛苦,你更是履行着你父亲的教诲,如果在记忆深处牢牢刻印着我的话语的话,或许现在的你早就成为了你父亲完全的翻版。即使是如此,你的本性依旧在完全的压抑住,抑制住,现在拥有着只是最为虚假的一面而已。」
  「唔……」爱丽丝出人意料的话语,甚至让结野川一瞬间忘记下身处的疼痛,只不过很快的他就大声的反驳道,「爱丽丝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会在模仿爸爸!我怎么可能一直处于虚假的一面!」

  爱丽丝轻笑一声,如同作为回答一样,再次重重的对着结野川踩了一脚,听着他再次发出的痛呼声后,继续开口说道:「川,怎么可以用这么激动的语气质问你的主人呢~ 这可是很缺少素养的表现哦~ 而且如果我只是在骗你的话,为什么你会一下子变得这么激动呢?川,我想你心里早就明白你自己本性是什么呢~ 」
  「我才不明白……」带着有些颤抖的声音开口说道,只不过现在的结野川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起来,如同害怕着什么一样。

  看着他现在的模样,爱丽丝带着极为灿烂的笑容,再次挑起结野川的下巴,用着强烈的目光直视着结野川他那躲闪的双眼,毫不留情的开口说道:「川,你可是完全的明白~ 完全的知道这一切~ 你那最原始的本性,一直被压抑在心底的本性,就是你一直极力的归咎于男性本能的东西!那就是你最为纯粹的状态!」
  「不是……不是这样……不是这样……」整个人动摇起来的结野川,用着颤抖的声音,不停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仿佛就像是想要把爱丽丝的话语甩出脑海一般。

  「变态!抖M!色狼!以及黑暗的肆虐欲望!这一切都是你的本性!」爱丽丝看着这样的结野川,嘴角的弧度不断变大起来,从她的嘴中吐露出一个个让结野川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的词汇来,这也如同一道道利箭一般,刺穿着结野川的内心,动摇着他的精神,让他完全陷入到恐慌之中。

  「明明当初在侍奉部被我那么对待,川你却继续接近着我,这是你的内心还在渴求着欲望,明明回忆起我的事情,却会平常的来对待我,这是你的抖M的本性,在几天前,你想发怒,想对我出手,这就是你一直压抑着肆虐的黑暗面。你的性格是虚假的,你的念头是虚假的,甚至你一直以来的记忆都是在虚假的人格之中所度过的~ 所以现在的你才会渴求着我来惩罚你,来满足你最为原始的本性,最为原始的抖M的欲望~ 是不是感到痛,但是你的下体却没有软下去,这份坚硬和火热感可是让我感觉都要透过鞋底让我感受到~ 」爱丽丝碾动着自己的右脚,一字一句的对着结野川吐露道,「所以川,直面你真实的一切~ 直面你这最为纯粹变态抖M的欲望~ 」

  想要去否定爱丽丝的话语,但是精神衰弱又混乱的他根本无从去反驳,纠结复杂的内心越发的紊乱起来,过往的记忆如同走马灯一般不断的在他的脑海之中闪过,被威胁、被压抑、被怂恿、被推卸,错的,对的,混乱的,那些痛苦难堪的,那些快乐欣喜的,复杂繁多的记忆让他的大脑变得如同浆糊一般。而为这一切混乱的画下句号的,也正是在对方这样带着痛苦的踩踏下射精的表现,如同一道中止符一般,在下身噗噗的将精液喷射在对方的鞋底,地面上的时候,他的内心也彻底往着深处慢慢的沉默下去,自己真的是一个十足的变态……

  看着这幅因为高潮以及如同认命一般而变得无神的结野川,爱丽丝的嘴角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自己的话语并非是百分百真实的东西,有些东西结野川自身应该比自己更加清楚,但是在这样绝望混乱的状态下的人是很容易被人所引导,被他人的话语所诱惑,之前的璃茉是如此,现在的结野川也是如此。

  只不过这样的一切还不够还不够,自己和结野川的关系还没有完全的改善,还没有达到自己理想之中的关系,只有让他们的关系回到过去一般,让对方彻底彻底的沉迷于自己,眼中只有自己一个人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那一份关系和羁绊可是她绝对不会轻易舍弃的东西。

  所以对于结野川的调教可没有那么简单就会结束,爱丽丝的嘴角再次歪动了一下,然后缩回自己的右脚,看着鞋底上所沾染着白色粘稠的液体,随后毫不犹豫的将鞋子伸到他的面前,用着命令一般的语气开口说道:「川,快点把我鞋子上面你所留下来的脏东西完全舔干净吧!」

  「唔……」刚从失神之中回过神来的结野川,就看到近在咫尺的爱丽丝的鞋子,那双精致名贵的鞋子上面如今正残留着大量的自己刚才喷发而出白浊的液体,将鞋底甚至鞋面上都遍布着到处都是,如同让人无法忽视的瑕疵,尤其是在这么近距离之下,下面传来男性荷尔蒙气息更是让人感到难受不堪。

  只不过更让结野川惊讶的是爱丽丝所提出来的命令,就算是他的内心已经不断的沉入懂啊低谷,但是却还是不由的产生了强烈的动摇之情,似乎是无法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话语的真实性。

  因为爱丽丝可是让他将鞋子舔干净,将鞋子上面所残留自己的精液舔干净,这对于普通的男生来说可是无法相信的事情,光是想象都会觉得反感的事情,现在的他只是期盼着刚才的只是自己的幻听而已。

  可惜的是爱丽丝继续说出的话语无情的打破了他的幻想和侥幸,也将他的内心进一步推入到山谷之中:「怎么了,川,没有听到我刚才的话语吗?还不赶紧将鞋子舔干净,让我一直保持这样的动作可是挺麻烦的哦~ 」

  「不……」尽力的将脑袋向后仰去,试图拉开和对方鞋子的距离,同时结野川的嘴中艰难的挤出了带着颤抖的字眼。

  「川,你竟然没有乖乖听从我的命令。」看着对方向后退缩的模样,爱丽丝的继续压迫了过去,更加的靠近的对方,不,准确的说,已经完全的将自己的鞋子踩踏到结野川的脸蛋上面,那些粘稠的液体更是直接沾染上了他的脸蛋,那种通过肌肤传达而来的触感,让结野川的身体都感觉颤抖起来,鼻息之间的味道让他更进一步感到抗拒起来。

  「川,你看,我刚才说的话语没有错吧,说到底,你的本性就是如此的不堪,刚才你不是想要代替那些女生受罚吗?现在的我也只是让你来履行自己的话语而已,难道这一点都做不到吗?」爱丽丝一边毫不留情的用着自己的鞋底在他的脸蛋上碾动着,一边用着居高临下的表情看着他说道。

  「唔……」像是对对方的话语起了反应一样,结野川的眼睛看向了爱丽丝,就像是在疑惑着对方的话语之间所存在的联系一般,即使是现在他身体的颤抖并没有就此停止下来。

  注意到结野川看过来的目光,爱丽丝也大致猜到了对方心中所想的事情,微微晃动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轻笑着说道:「川你真的是一个太过愚笨的笨蛋啊,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明白。那些女生这几天来不是都不断的被迫吞咽下你的精液吗?就算是感到难受,就算是恶心,就算是喉咙发麻,都被迫一点不剩的将你所喷射出来的恶心液体一点一滴的吞入到自己的喉咙之中,完全的吞咽下去。现在只是让你把自己所喷射出来的液体舔干净而已,你就做不到了吗?那样的话,看来比起你自己受罚,更希望看到别的女生受到惩罚,既然如此,那我就让别人来做了,柚子学姐……」

  「我做……」没等爱丽丝的话语说完,结野川小声的挤出了充斥着颤抖的话语来。

  爱丽丝的嘴角的弧度再次变大,只不过在表面上,还是装作不知情一般,笑着用言语戏弄着对方,开口说道:「咦,刚才川你在说些什么呢,我可是一点都没有听清楚呢~ 如果不大声说明白的话,我可是要继续命令柚子学姐去了,不知道她现在这幅模样会不会很快的彻底被玩坏呢~ 」

  因为对方的话语,结野川的目光再次看了旁边的柚子一眼,完全彻底堕落下去的柚子现在如同一条小狗般蹲坐在地面上,注意到结野川的目光之后,更是带着兴奋和欲望色彩的目光看向他,如果不是本能的畏惧着爱丽丝的存在的话,说不定会毫不犹豫的来到结野川的身边,尽情的索求着单纯作为本能存在的欲望。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姿态,才越发的让结野川的内心痛苦起来,过去的对方那宽容的笑容,温和善良的内心,如今却完全的崩坏掉,彻底的不复存在。这全部都是自己一个人的错误,自己怎么能够继续的让对方受到伤害,受到痛苦。
  所以他咬着牙,尽力的用着大声的声音开口说道:「我会舔干净的……」
  「哦~ 川,你是想要舔干净什么呢,不仔细说出来的话,我依旧会不明白你的意思,继续去命令别人的哦~ 」爱丽丝一步步毫不留情的将结野川往着绝路上面逼近。

  「我会将爱丽丝你的鞋子舔干净……将上面自己的精液……舔干净……」结野川颤抖的将这让自己羞耻难堪的字眼从嘴中艰难的吐露出来。

  「对,这样才对~ 」如同完成一项目标一样,爱丽丝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同时将踩踏在他脸上的鞋子微微抬起,移动到他的嘴边,用着夹杂着讽刺和傲慢的话语说道,「作为这么听话的奖励,我可是会特别的满足你的要求哦~ 」
  如果是平时的话,结野川或许还会去吐槽这明明是对方一开始要求的事情,但是如今的状况已经让他彻底的丧失了对于对方话语争辩的动力,不断沉沦的内心已经让他一步步的步入到深渊之中,就像是现在的他颤抖的将爱丽丝的鞋子捧在自己的手心之中,伸出舌头,带着痛苦不堪的神色,将上面那些自己的液体一点点舔入到自己的嘴中,也让那份苦涩难受的感觉在内心之中彻底的扩散开来。
  看着结野川如同小狗一般将自己鞋子上的液体彻底的舔舐干净,看着对方那屈辱的表情,爱丽丝的内心越发的满足和快乐起来,也让她的身体也有些燥热起来。这样的场景和过去多么的相似,多么的令人怀念啊!那时候的川也是像现在一般跪在自己的面前舔舐干净自己的脚掌,只不过现在的他无疑是比过去露出更加屈辱难堪的表情,这无疑是过去羁绊更进一步进化的象征,更加让自己满足的象征。

  不过,还不够,还不够!

  有些粗暴的将自己的右脚缩了回来,爱丽丝从旁边的桌子上面,拿起了一个跳蛋,晃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看着因为难受而低着脑袋趴伏在地面上干呕的结野川,继续用着如常的笑容开口说道:「接下来川,你也要更加的更加的去体验那些女生所经历过的感觉哦,这应该不是你想拒绝的事情吧~ 」

  结野川抬起脑袋,看着被爱丽丝手指夹杂着跳蛋,心中却没有太大的波动,毕竟事情到了如此的地步,他也不会再去期盼着什么,内心慢慢的麻木起来。疲劳和痛苦已经让他没有多少力气去拒绝其他的事情,在这份无力挽救他人的情况下,他的内心深处其实有时候会再次冒出轻生的念头出来,毕竟这种让自己痛苦的事情,如果自己一死了之的话,或许就不会再次发生,不会再次感受到,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因为自己受伤。

  只是每当到这时候,柚子曾经和自己说过的话语会再次在他的耳边回响起来,让他这样的念头重新被打消,即使是到了如今,在他的内心深处还存在着一丝渺茫的希望。

  爱丽丝倒是没有在意结野川现在有些麻木的表情,蹲下身子,将手中的跳蛋贴到了结野川的龟头上方,并且用带子绑好,另外又拿了两个跳蛋贴到了结野川的乳头上方,就如同之前对待侍奉部女生一样对待。

  在做好这一切之后,爱丽丝就像是欣赏着自己的作品一般,仔细端详了结野川现在的模样之后,然后就拿起旁边的开关,一边拨动开关,一边轻笑着说道:「那么,川,现在开始让你也体验一下这份特别的感觉了~ 」

  「咔嚓」随着开关的摁下,贴在结野川龟头和乳头上的跳蛋开始嗡嗡的振动了起来,属于机械一类的马达声响在这个房间里面回荡起来,结野川也在同时感受到了一阵酥痒的感觉传来,让自己的身体的颤抖变得越发的厉害。

  「唔……」发出一声丢人的呜咽声,结野川紧咬着自己的牙关,就像是想要忍耐这份感觉一样,但是不管是乳头还是龟头都是属于他特别敏感的部位,尤其是跳蛋的触感又和单纯手部的触感完全不一样,不断在自己敏感的部位上方振动着,如同不断的轻轻摩擦着。这份酥痒感在挑起欲望的时候,却又把人吊在不上不下的感觉之中,格外的令人难受,就像是想要发泄出欲望却无法发泄出来一般。
  现在的结野川明白在这之前那些侍奉部的女生都在忍受着这份格外难受的感觉,这份无法发泄而出的感觉,这也是爱丽丝对她们所做的惩罚和调教。

  爱丽丝居高临下的看着结野川这幅难受的紧紧闭住双腿的模样。在刺激之下,结野川的脸色变得通红起来,无力的呻吟声更是不断的从他嘴中泄漏出来,扩散在房间之中。

  「川,我说的话没有错吧,你可彻头彻尾就是一个完全的变态~ 」用着戏笑和带着轻蔑的语气,爱丽丝看着结野川的模样,「明明是说过让川你体验一下和那些女生一样的惩罚,但是为什么你会变得这么兴奋起来,你看本来刚发泄过恶心液体的下体又高高的挺立起来了,这不是变态是什么吗?」

  「唔……」对啊,结野川一直以来也痛恨着自己的身体,只要有些刺激就会产生反应,明明内心中想着不要,但却一直以来就这么轻易的背叛着自己的想法,轻而易举的产生出反应。

  但是现在,在这份难堪痛苦的情绪之中,他也终于明白了,不是自己的身体的原因,不是背叛自己的想法,而是一直以来自己都在逃避着,逃避着自己那丑陋的本质,自己就是一个十足的变态。

  刚才因为对方那疼痛的踩踏还会产生出快感,还会在那样的状况下射精,如今感受着跳蛋的刺激就这么产生了感觉,那无疑都在证明着自己的本性,自己那不堪的本性。自己就是一个变态,只是一直想要逃避着这个事实,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自己会一直以来就那么简单的产生感觉来。月影的强迫也好,星野未咲的践踏以及命令也好,亦或是当初在大阪遇到的两位大学生也好,她们所做的事情应该是自己讨厌的,但是自己却产生了感觉,反而到了最后身体不由自主的配合着对方,这不正是自己本质最好的反应吗?

  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全身赤裸的模样暴露在别人的面前,脖子上还被锁链所系着,面对无法反抗的爱丽丝,自己还有什么东西好去在意的,不如自己直接面对着自己的本性,面对着自己丑陋的一切,那或许还是更好的选择。

  在这样的想法之中,结野川眼中也慢慢充斥上迷离的色彩,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不再压抑自己身体的反应,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大变态而已。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川,现在的你离我们过去那亲密的羁绊又近了一步。爱丽丝半眯着双眼看着结野川现在所露出来的模样。只是就算是到了这样的地步,她依旧没有满足,所以她蹲下自己的身体,凑到结野川的耳边轻笑着继续开口说道:「川,或许现在应该称呼你为变态川更好~ 只不过因为太麻烦了,我还是继续称呼你为川好了~ 川,对你的惩罚还没有完全的结束,还有我本身想要给你惩罚存在~ 」

  眼神迷离的看着在自己身边的爱丽丝,结野川没有说出任何反抗的话语来,或许现在已经彻底将自己当做变态的自己,或许反而是在渴求着对方惩罚自己,或许这样一来自己也能够暂时忘掉一切,忘掉所有自己所烦恼的事情。

  「川,你对我的背叛可不仅仅只有当初我对你所说过的那些事情。你要知道你对我最大的背叛是什么吗?」爱丽丝继续俯在结野川的耳边说道,「明明当初可是我最早的向你表白,说出喜欢你的话语,而且你也作出了回应,作出了回答,那样的话从那时候开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或者说是我的老公了。相比起一直为你保留着处女之身的我,川你却那么简单的和其他的女生发生关系,失去了你的第一次。或许对于你自己来说,自身的第一次并不是那么值得挂怀的事情,就像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男生会去质问女生是不是第一次一样,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可是非常在意这件事情。你的行为,你对我的背叛,就像是否定了我的存在,否定了我的魅力,这可是让我一直生气在意的事情,只不过作为贵族大小姐,所以我才将这样的情绪一直隐藏在心底的最深处。」

  说到最后的时候,爱丽丝脸上的表情难得一时挂上了些许生气的意味,但是却又很快的重新变得平静起来,原本放在结野川肩膀上的右手也慢慢移动到结野川的背部,在慢慢滑动之后,更是徐徐向下,滑过腰间,滑过臀部,直到最后手指在结野川的菊花上轻轻点动了一下,在结野川的身体微微颤抖一下之后,轻笑着开口说道:「所以作为补偿,川,不如你将另外一个第一次献给我吧~ 」
  「唔……」明明是如同放弃一般彻底的自认为自己是个变态,但是在自己的菊花处被对方手指触碰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却忍不住颤抖起来,尤其是对方在自己耳边传来的低语,更是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再次颤抖的看向现在的爱丽丝。

  注意到结野川现在颤抖的眼神,爱丽丝内心之中的情绪不由的高涨了起来,她站起身体,伸出手轻轻的将包裹在自己身体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直到露出只被内衣裤所包裹的身体为止。在将衣服交于一旁的安娜和安妮两人之后,爱丽丝再次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根黑色晃动的物体,就像是为了特意给结野川看到一般,在自己的手心之中来回晃动了一下,也因此让结野川看到这件东西的真面目,那就是这赫然是一根黑色的橡胶材质的假阴茎。

  看着结野川脸上所透露出来的害怕的情绪来,爱丽丝反而像是变得更加开心一般,将手中的假阳具佩戴在自己的胯上,随后拿起旁边不知道是精油还是润滑液的瓶子,倒在上方,轻轻的涂抹了起来,也因此让整个假阳具显得油光闪亮起来,在灯光照耀下闪烁着奇异的光泽。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爱丽丝就挺着胯下的假阳具重新向结野川的方向一步步靠近,并且同时带着低沉的笑容说道:「川,不要露出这么害怕的表情~ 这只是你必须所要作出的贡献而已,作为给我的补偿~ 放心吧,我会尽量温柔对待你的哦~ 」

  「唔……不……」即使是听到了爱丽丝现在的话语,结野川作为男性的本能不由的在身体里面轰鸣起来,不断向后退缩着,爬动着,像是不想让对方靠近自己,想要尽量和对方拉开距离,这样的事情才不是自己想要的。

  在不断向后退缩的过程之中,在绑在脖子上的锁链快要达到极限的时候,结野川却忽然感觉到自己身后触碰到了什么东西。只不过他能够明白身后的绝对不是墙壁什么的,因为被自己的后背所触碰到东西,可是柔软而又带着温热,这样的触感会是什么,在他的心里或许已经有了数。

  转过脑袋,也正如他所想的那样,自己身后正是同样被锁住的柚子,此时的她正眼神迷离的看着结野川,在感受到结野川的身体和自己的肌肤触碰到一起之后,她就不由自主变得兴奋起来,忍不住伸出双手将结野川紧紧抱在怀中,并且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他的后背来回摩擦蹭动着。

  「柚子学姐……快放开我……」虽然说这份柔软的触感放在平时绝对是让结野川脸红心跳的事情,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却无疑是最糟糕的状况,被对方紧紧抱住的自己,已经无路可逃,只是因为是自己的原因将柚子害成如今的状况,他更不可能作出用力挣脱对方的动作来,现在的他可是完全畏缩畏脚的存在。当然,在他的内心之中,其实也明白,就算是自己想要逃跑,也不可能逃脱的了,现在的自己只是单纯的在拖延时间,寻求着无谓的心理安慰而已。

  「所以说,川,你又想要逃到哪里去?做了坏事却不想接受惩罚的可不是什么好孩子哦~ 」而此时的爱丽丝也走到了结野川的身边,带着一如既往的笑意说道。

  因为她的靠近,原本处于兴奋状态的柚子脸色本能的变得苍白起来,松开了结野川的身体向后退缩而去,而爱丽丝也同时抓住结野川的肩膀,将他的身体摁在地面上,看着他挣扎的模样,笑着说道:「川,虽然说我没有安娜安妮那么厉害,但是你可是完全不可能从我的手心之中逃脱,更别说现在的你连十分之一的力气都没有,所以不要白费力气,乖乖接受我的惩罚,乖乖的让我拿走川你的第一次就行了~ 」

  「不要……我不要……」结野川继续做着无谓的挣扎,但是就如同对方所说那样的,现在完全虚弱的自己根本连推开对方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无力的被对方抓住,感受着自己后方肛门处传来的冰凉的橡胶触感,害怕的睁大了双眼。而爱丽丝也看着对方现在的模样,毫不犹豫的将身体向前挺动而去。

  「唔啊……」结野川大大的张大了嘴巴,声音就像是被卡主了一般无法发出,痛苦酸涩难受的感觉一股脑的传达开来。

  这种异物的侵入感让他的身体整个颤抖起来,从来没有被其他东西侵入到过的肛门,现在却被对方那粗大橡胶制作的假阳具慢慢的挺入到里面,即使是才进入一点点,这份难受感就足以经让他想要哭喊出来。

  只是爱丽丝却无视了他现在的痛苦的反应,身体继续的往里面挺近,让胯下的假阳具不断的将结野川菊花的括约肌撑开,一点一点的往着他身体内部挤入进去,挤入到直肠之中,直到整个假阳具都漫入到他的菊花之中。

  而爱丽丝的脸上也涌现出名为兴奋的红潮,双手紧紧抱在胸前,带着颤抖的声音说道:「唔哈~ 我终于也将川的第一次拿到手里面了~ 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太棒了~ 这可是差点让我都要达到高潮的愉悦快感~ 」

  相对于爱丽丝,现在的结野川完全趴伏在地面上,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嘴巴大大的张开,在自己身后的这份异物侵入感,肛门被大大撑开的感觉,都让现在的他感觉到异常的痛苦和难受。而且相比起这份感觉来,最让他难受的是这份自己无法反抗的屈辱感,也让他的眼中不断的流出晶莹的泪水。

  「川~ 现在你可是被你真正的主人占有~ 被你小时候一直所互相喜欢的人侵犯~ 这样的感觉应该是非常快乐才对吧~ 为什么现在你要哭泣呢?」在一个人沉浸在兴奋之中,爱丽丝也听到了结野川的痛苦哭泣的声音来,这让她不由带着不解和疑惑的眼神歪了歪脑袋,随后像是明白了什么,带着兴奋的语气说道,「哦,我知道了,这就是你们这里被称为喜极而泣的表现~ 原来川你也和我一样开心和兴奋,既然如此我要更好的满足你~ 」

  在说完这番话语之后,爱丽丝的双手就握住了结野川臀部的两边,然后慢慢着如同男生一般,开始来回挺动着自己的腰部,让自己胯下的假阳具在结野川的菊花之中来回的进出起来。

  「唔……」难受的声音不断的从结野川的嘴中流出,屈辱的趴伏在地面上无法反抗的他,就这么不断的被爱丽丝来回进出着身体内部,不断的被侵犯着菊花。
  因为看不到背后,结野川也不知道自己后面究竟是什么样的模样,但是想到那粗大的假阳具以及现在所感受到的痛苦,自己的菊花绝对已经流血了吧,括约肌被撕裂开来的痛苦。而且因为涂抹上润滑液的原因,假阳具的触感越发的冰凉起来,不断的进出着自己的肠道,就像是在自己身体内部放入了冰块一般。再加上每一次的抽动,假阳具特有的橡胶触感就会不断的和菊蕾处的伤口摩擦,这份疼痛感更是直接在身体里面扩容开来,所以痛苦的声音伴随着爱丽丝的每一次进出都会不断的发出来。

  只是现在的爱丽丝完全将结野川的声音当做是快乐和满足的声音,在他的声音越发响亮的情况下,假阳具在他体内的进出也更加迅速起来,爱丽丝本人也因为这样的行为,脸上动情的红晕变得越发的明显起来,愉悦的喘息声更是不断的传达到他的耳内。

  痛苦……好想死……这是结野川内心之中最大的想法,而且最让他感到痛苦的想死的是在对方这样快速的进出自己的体内情况下,自己似乎隐隐的感受到了快感,因为对方变得更加顺利润滑起来,每一次在体内的进出都会压迫摩擦到前端的前列腺,这样异样的感觉也让他身体的颤抖变得厉害起来。一想到这种羞耻的状况,眼泪也更加厉害的从他的眼中滑落,这样的才不是自己想要的事实,被对方爆菊还会产生出快感,自己真的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的大变态吗?

  「唽……」在这样羞耻痛苦难堪的状况下,结野川却从自己的脸上感受到了不同于泪水的湿润的触感,而是带着温润的感觉。下意识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首先映入到他眼睛之中的是近在咫尺柚子的脸蛋,现在的她正伸出舌头不断的将结野川的脸上所流出的泪水一点不剩的舔干净。

  像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一样,柚子露出了和现在情况完全不符合的笑容,仿佛像是在安慰他不要在流泪一般。对方这样的表情,让结野川不由再次闭上了双眼,即使是到了这样的地步,即使是完全堕落了下去,即使彻底丧失了理智,但是她那善良的本性却还存在着。

  只是正因为如此,才会让他越发的痛苦起来,毕竟造成这一切的可是自己,造成柚子如今的模样的罪魁祸首完全是自己啊!

  「不要看我……不要看我……」结野川带着痛苦的声音不断呢呐着这样的话语,在柚子那样可是说是单纯的目光注视下,他内心的痛苦无疑越发的增大了起来,不断的折磨着他的内心,尤其是害怕对方知道自己在爱丽丝侵犯的过程之中还会感受到快感的事实一样,羞耻感更是成倍的在内心堆叠起来。

  「川,我可是感受到了哦~ 你心里面对我的热情~ 这样的川,真的是太棒了~ 」只不过对于结野川的反应,爱丽丝越发的激动起来,抓在结野川腰部的双手的力道也越来越大,不断的挺动着下身,带着兴奋的语气开口说道。

  「唔……不要……不要……」明明是那么痛苦的事情,明明是那么屈辱的事情,结野川却只能无力而又悲哀的发现,自己身体内部的快感却还在不断的增加,就算是柚子目光的注视,此时此刻却让他的身体越加的敏感起来,那种异物入侵奇怪的感觉现在逐渐演变成让自己身体颤抖的刺激快感,身体越发的无力起来,那每一次在自己体内的进出,每一次和自己的前列腺摩擦的刺激,都让他那难受的喘息声变得粗重起来。

  在这样反复的刺激下,结野川的身体终于压抑不住自身的感觉,身体紧绷了起来,精液也不由的从下体之中喷出,相比起之前却少了气势,更像是有点无精打采一般,溢流而出,不断的喷落在地面上。

  而他的身体也无力的软趴在地面上,嘴中流出晶莹的唾沫,无神的看着在自己面前紧盯着自己的柚子,内心也越发的沉沦下去,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现在的自己或许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失去了吧……

  只是他却不知道趴在结野川身上喘息的爱丽丝此时却露出了邪魅的笑意,那决定要让结野川彻底的抛弃掉任何一丝希望存在的笑容。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